• 县委
  • 县人大
  • 县政府
  • 县政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走进泗水 >> 泗水党史 >> 正文
杀人魔王孟宪忠
来源:县委党研室     作者:王衍 于运岭整理     文章审核:县委党研室     责任编辑:李育     日期:2016年10月18日     浏览217 次     字体:[ ]

二十世纪四十年代,在卞桥周围,提起杀人魔王、顽匪孟宪忠,无人不晓,无人不骂,无人不恨。

 

孟宪忠(19161953),卞桥二村恶霸地主孟九子的长子,国民党员。十九岁毕业于泗水县立师范,一九三八年到张庄国民党秦启荣部当兵,因不能升官发财,次年回家做买卖。日军侵占泗水后,孟宪忠又投入日伪汉奸李香亭的怀抱,当上了日伪泗水县警察所所员兼书记,一九四五年升任伪县大队中队长。在此期间,随日军多次扫荡我解放区,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一九四五年十二月,李部被我军歼灭,铁杆汉奸孟宪忠潜逃曲阜。一九四六年六月,被我泗水县政府查捕,押来卞桥准备开斗争大会,当时将孟犯押于卞桥徐家店。这个狡猾的顽匪以小便为名,将看守员踢倒,越墙而逃,跑到徐州干了还乡团。

 

一九四七年三月,孟宪忠随国民党军队反攻回泗水,被国民党县政府重新任命为县大队第三中队队长,同年加入国民党,这个杀人狂为了显赫战绩,马上回卞桥网罗了一批亡命之徒,组成了国民党第三督导军区,驻守卞桥。孟宪忠有了这群爪牙,便丧心病狂地抓人杀人。三月中旬,恶霸地主孟九子设家宴,同几个儿子商议报复屠杀计划。孟宪忠咬牙切齿地说:“我先给小四报仇。”(孟九子的四儿子孟宪银,系国民党特务,一九四六年被我卞桥自卫团抓获枪决)次日,孟宪忠便将我卞桥自卫团团长秦庆福同志绑押到张家庄南河,活活挖出双眼,又剖腹割心,煎炒下酒。紧接着将青龙庄我村干部王保经、王长均亲手枪杀。旋即又将张永玉杀于卞桥牛家店地瓜窖内,后又枪杀了王长全。这条杀红了眼的疯狗又把村干部王长秀、李庆藻投入杨家庄井内,盖上大石头,活活淹死。

 

孟宪忠不光残杀我村干部,就连干部家属也不放过。一九四七年暮秋的一天晚上,下着小雨,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孟宪忠带领他的爪牙进行了大搜捕,将我农会会长胡庆番的七旬老母、村长吴庆金的母亲、妻子和两个儿子以及李家庄村干部高怀让的母亲抓到卞三上园,毒打一顿,投入吃水井中,砸以乱石。只有吴庆金的二儿年幼,趁毒打大人时逃脱,其余五人都死于井中。第二天,吴庆金同志的族人将受害者从井内捞出,其惨状目不忍睹。

 

一九四七年的腊月十六日夜,北风怒吼,大雪纷飞。孟宪忠伙同贺庄乡敌乡长王士庄,将我贺庄村妇救会长(王会道之妻)、村干部王新才和村干部王广才之妻抓捕,带到水坑旁毒打。孟宪忠下令砸开冰层,先把两位妇女投入冰窟内。王新才趁敌不备,猛然挣脱匪徒,向外就跑。孟宪忠举起手枪,击断了王新才的双腿,令众匪拖回,也投入冰窟。眼看着三人活活淹死,这伙匪徒却捧腹大笑,真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

 

一九四八年,我人民解放军大举反攻。孟宪忠自知末日来临,于是紧随国民党军南逃,在安徽省来安县潜伏下来。趁我解放不久,改名换姓,混入我基层政权。一九四九年六月秘回泗水,将妻儿老小搬到安徽省来安县长山庄潜居。一九五○年全国开展了轰轰烈烈的镇反运动,将这个十恶不赦的刽子手查出。一九五二年九月二十一日,泗水县公安局将其逮捕归案。这个顽匪贼心不死,在押期间,趁放风大便之机,故计重演,将我看守撞倒,妄图行凶继续潜逃。双方滚打一刻钟之久,终被我看守人员制服,其阴谋未能得逞。后经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核准,判处孟宪忠死刑。一九五三年九月十七日,将孟宪忠押回卞桥,召开群众公审大会后执行枪决,结束了这个杀人魔王罪恶的一生。

(王 衍 于运岭整理 泉林镇政协办公室提供)

 


当前在线:[159] 主办:中共泗水县委 泗水县人民政府 版权所有
承办:泗水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维护:济宁正德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邮件地址:zfbxxke@163.com   鲁ICP备14037866号-1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 flashplayer8.0以上版本播放器
鲁ICP备0502418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