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县委
  • 县人大
  • 县政府
  • 县政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走进泗水 >> 泗水党史 >> 正文
日伪泗水县特务系长冯德志的罪恶史
来源:县委党研室     作者:朱怀森     文章审核:县委党研室     责任编辑:李育     日期:2016年10月5日     浏览15 次     字体:[ ]

日寇侵占泗水后,为推行其以华治华的方略,强化其法西斯统治,以达永久侵占我国之目的,广泛网罗汉奸,豢养特务,积极进行特务间谍活动,疯狂残害我抗日军民,阴谋以“有形无形的战斗要素,覆灭共产党中枢力量”。其罪恶累累,罄竹难书。日伪泗水县警察所特务系系长冯德志的罪恶史,就是日寇积极推行法西斯恐怖活动的缩影。

 

冯德志,又名冯德盛,冯茂生,一九○六年生。中农出身,伪官吏成份,初小文化,泗水镇礼泉村人。自幼上学,一九三三年参加国民党军队,一九三四年考入国民党军官学校西北军官训练班,结业后任国民党一师某部副排长。尔后,先后任国民党政府甘肃皋兰、临潭、陇西等县公安局局员、巡官。“七·七”事变后,甘肃沦陷,国民党党政人员溃散,冯德志于一九三九年返回泗水,投靠日伪警务局杨兆生处(杨任局长)。冯德志谙熟政界权术,深得杨兆生的赏识,年余擢升为警备巡官。一九四○年,杨兆生离任,王玉江任局长。时值日寇将军事进攻转变为军事统治,为强化伪政权机构,破坏我党地下组织和抗日民族运动,改日伪泗水县警备局为警察所,王玉江任所长,柯玉堂任副所长。警察所下分五系两所,十个分驻所或派出所。五系是:经济系、警察系、督察系、保安系、特务系;两所是:泗水城南关分所和卞桥分所。十个分驻所或派出所是:颜庙、柘沟、中册、故县、南顶、星村、卞桥、张庄、孙徐、西岩店。冯德志任特务系长,曹庆学任副系长,杜绍贞、杜希茂任书记(即内勤),李传坤、高俊华为情报员,系员四十三人。特务系属日本宪兵兖州分队特高系督导,主要任务是从事情报、策反和进行破坏等。特务系虽机关不大,但势力却非同一般,连日伪县长、警察所长都刮目相看。

 

一九四二年二月,日伪泗水县警察所根据日本宪兵兖州分队的指令,设泗水县警察所“剿共班”,冯德志兼“剿共班”班长,曹庆学兼副班长,班员36人。“剿共班”成立后其活动异常猖獗,先后策反、抓捕、杀害我曲泗县委书记夏风、组织部长张文山等县区干部多人,抓捕我抗日干部家属和群众100余次。冯德志效忠日寇,积极“剿共”,于一九四二年十月获日本宪兵兖州分队的嘉奖。

 

一九四三年春,王玉江调日伪兖州警察所后,冯德志任泗水警察所所长。一九四四年调曹县日伪警察所任所长。一九四五年二月五日,泗城解放,日伪政权溃散。后我军因战略转移撤离泗水,数日后,兖州、曲阜的日伪军反扑,又进占了泗水城。原日伪警察所长王玉江随队来泗,重新组建了日伪县政府,王任县长。同年四月,冯德志从曹县返回,任日伪泗水县警察所长。在此期间,泗城常遭受我军袭击,王玉江很少来泗水,日伪县政府的一切公务常由冯德志和日伪警备大队副大队长王徽章,县政府秘书王德元三人处理。

 

日寇投降,冯德志投靠山东保安第四师王少武部当营长、副团长。一九四五年十一月被国民党吴化文部收编,一九四六年逃亡益都,在益都警察局先后任局员、巡官、侦缉员。一九四八年春,益都解放后,冯德志混入昌淮建筑工程局当工人,一九五九年被缉捕归案。

 

冯德志是日寇的忠实走狗,是镇压泗北抗日军民的凶手。“七·七”事变后,泗水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以泗北山区和泗南山区为依托,建立了抗日武装,积极开展了敌后游击战争,粉碎了日伪军发动的多次“扫荡”和进攻。特别是泗北人民,在中共曲泗县委领导下,多次取得反“扫荡”的胜利。如一九四一年七月粉碎了日伪军对凤仙山区的扫荡,击毙日伪军二十余人;八月在柘沟区徐家庄活捉了驻吴村火车站的日本宪兵吉田好男;九月,袭击了柘沟、中册的日伪据点,打死打伤伪军二百余人,缴获步枪一百七十支。曲泗县委、县大队的抗日活动引起了日伪军的极大恐慌,便加紧推行其“强化治安”,一方面频繁地对泗北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并在凤仙山前的柘沟、徐家庄、王家岭和中册、故县、尧山、南顶、星村等处修筑碉堡;另方面派遣大批特务,到我曲泗边区进行刺探,策反我方干部,妄图从内部瓦解我们。一九四一年十月,日本宪兵兖州分队队长清水亲临泗水,与日伪县长兼警备大队长王徽萱、警察所长王玉江、特务系长冯德志共谋“剿共”方略,指令日伪军要对泗北山区加紧讨伐,以摧毁我曲泗县委、缉剿徐法斌的队伍为目标,坚决把抗日游击队消灭掉。冯德志对贯彻这一“指示”可谓不遗余力,曾带领柘沟派出所全体人员配合日伪军扫荡了宋家庄、徐家庄、苗家庄、滕家洼等十几个村庄,沿途逮捕村民五十余人,当天带至柘沟派出所,由冯德志逐一审问,让被捕群众说出“谁是八路军,谁是徐法斌”,群众默然以对。其阴谋未逞,但用心险恶。一九四一年十月,冯德志从派出的情报员处获悉我县大队在徐家庄一带活动,便报告给兖州宪兵队,驻兖州日寇便调集了曲、泗、宁三县日伪军一千三百多人,于十八日早晨,从四面将徐家庄层层包围。冯德志带领警察所三十余人配合泗水县警备队从东面进攻。激战两个多小时,因寡不敌众,我县大队突围而出。战斗中孔庆泗、徐志义等五人牺牲,徐法斌、张安臣等三人负伤。日寇心犹未足,放火烧毁徐法贤、徐法贵等户房屋三十余间。

 

一九四二年六月,冯德志在驻泗日本宪兵唐本、石井的督导下,带“剿共班”进驻柘沟,其情报活动十分猖獗,手段极其险毒:或派情报人员到我抗日根据地刺探;或派特务混进我党政军窃取;或收买叛徒告密;或召集各警察分驻所汇报等等,仅几个月,即刺探我党政军情报达一百余宗。其罪情严重者,当属抓捕夏风一案。

 

早在四二年春,日寇已将夏风之弟夏传章策反并吸收为兖州“剿共”班情报员。夏传章多次潜入凤仙山抗日根据地策反夏风未逞,日寇遂于六月将其母、嫂捕去,关押在兖州宪兵队。夏传章因此不满,携母出逃,竟被日寇处死。

 

一九四二年七月,冯德志从曲泗侦谍班情报员朱达祥处获悉曲泗县委书记夏风、县大队长徐法斌率部在小厂村活动的情报后,立即向日伪警备队和警察所报告,二十三日上午十时许,日伪军三百余人进犯小厂村,把我县大队围困在该村郭家大院内。敌人用机关枪轮番向院内楼上扫射,我军以静制动,不予还击。日伪军狐疑,派“剿共班”特务丁金祥从西便门冲进院内试探。丁刚进门口,便被我军击毙,日伪军顿时大乱,我县大队乘机从南门安全突围。

 

八月,冯德志派情报员夏传侦刺探到夏风等人正在老泉村活动的情况后,即转告唐本,并与唐本共同带领侦谍班和剿共班人员到老泉村进行袭击,捕去我县大队战士王云、冯树芝二人,宋怀昌受重伤,后牺牲。夏风同志走脱。

 

日伪为了缉捕夏风同志真是费尽了心机,夏传章之线中断后,冯德志又从情报员陈德法口中探听到警察所特务系员郭参勋之子郭茂柱在曲泗县委当通讯员,便认定这是可利用的线索,立即责令郭参勋策反其子投敌。郭参勋原为我县大队战士,于四一年被捕叛变,父行子效,郭茂柱也接受了策反。七月,冯德志和唐本在柘沟警察所秘密召见了郭茂柱,将其吸收为曲泗侦谍班情报员,兼日伪泗水县警察所特务系系员,并交待郭茂柱,仍回县大队工作,随时监视夏风和县大队的活动,及时给日伪军送情报。事后郭茂柱先后送情报三次。冯德志为加紧情报工作,加快破坏我曲泗县委和缉捕夏风、徐法斌的活动,曾用自行车把郭茂柱带至泗城,热情招待,临走送给郭茂柱伪币伍元。在郭茂柱的严密窥伺下,终于找到了抓捕夏风的时机。

 

一九四二年农历九月十六日下午三时许,夏风从凤仙山到王坟庄投宿,下午五时许,郭茂柱潜至柘沟警察派出所向冯德志报告说:“夏风下山啦,共三个人,有长短枪四支,住王坟庄王××家。”冯德志听后即与唐本等共谋,于当晚七时许由冯、唐二人带领侦谍班和“剿共班”的特务、汉奸四十余人,分两路向王坟庄进发。冯德志带人先冲进王××家,未捕到人,又逐户搜查。晚九时许,夏风乘夜晚光线不明走脱。行至王坟南岭,被埋伏在该处的日本宪兵石井和日特郝景兴抓捕,当夜押至柘沟派出所,由冯德志、唐本二人轮番审讯。次日晨,泗水县警察所派汽车接护至泗城,先关押在警察所,后转送日本宪兵兖州分队。四三年春,被日寇秘密杀害。

 

冯德志抓捕夏风后,受到日本宪兵兖州分队的“嘉奖”,受“赏词”(日文)一面,伪币三十元。日寇还在日伪县政府犒劳了参加缉捕夏风的有关人员。

 

夏风被捕后,冯德志又加紧了策反曲泗县委组织部长张文山的活动。他利用情报员冯树乾与张文山的亲戚关系,叫冯树乾刺探张的下落,做劝降工作。冯树乾虽卖身投靠日寇,一贯与人民为敌,但鉴于与张文山的特殊关系,思想极度不安,他深知遵从或不遵从冯德志的策反指示会给他带来何种后果,因此他提出两项要求:一是要保证张文山的安全,不能伤害他;二是要将张文山的父母释放回家。因为早在四二年春,冯德志为瓦解我党政军人员,曾先后将张文山和徐法斌等人的父母、妻子捕去,关押在县警察所,后转至兖州宪兵队。冯树乾提的两点要求,冯德志与唐本共谋后满口答应。

 

由于我泗北抗日武装屡遭侵袭,形势恶化,鲁南一地委指示曲泗县委全部撤离泗北,转移到泗南。十月的一天,张文山回家探亲,冯树乾得知后报告给冯德志,冯即同日特中山良一、石井和王玉江四人带领日伪军五十余人扑向寺台村。到该村后先将路口封锁,由冯树乾带领中山、石井等直奔张文山家中将张抓捕。当天押解到泗城警察所,后转送兖州日本宪兵队。

 

张文山被捕后,经不住敌人的威逼利诱,变节投敌,在冯德志和中山良一的授意下,策反曲泗县财粮助理刘玉清叛变投敌,还书写了策反信十余封,妄图策反曲泗县各区委书记未逞。当他失去利用价值时,日寇便将其秘密杀害了,叛徒的下场,不亦悲乎!

 

早在抓捕夏、张之前,冯德志还曾根据特务系副系长曹庆学的情报,认定岳岭村小学教师周亚民与夏风来往密切,有八路的嫌疑,于四二年三月二十八日派“剿共班”特务乔修典、徐德柱、阎世荣等人到岳岭村将我曲泗边区区委书记周亚民逮捕,押解日伪泗水警察所。冯德志、唐本二人突击审讯,令周交待政治身份,组织成员,周只承认教书,否认是共产党员,否认与八路军有联系,唐本气急败坏,对周亚民同志进行毒打,直至周鼻口出血。次日,由唐本带领日伪军将周亚民押解兖州日本宪兵队。车至曲阜时,周跳车逃脱。唐本即电话通知泗水县警察所立即组织力量四处搜捕,折腾了一昼夜,未见周亚民的踪影,便将其父母抓捕至泗水警察所。后取保释放。同年七月十一日,日寇又将周亚民和周林同志的父母逮捕,连同先前抓捕的夏风、徐法斌和张文山的父母、妻子一块送往日本宪兵兖州分队长期关押达五个多月。

 

冯德志极尽破坏、策反之能事,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策反了我曲泗县大队指导员韦忠海、战士赵继夏、孔庆山、高树荣等,先后逮捕了我泗北办事处粮食科科长徐春木、征粮员陈德良、五区组织委员李守均、地下党员李守岱、刘玉贵、徐茂芝、孟广忠、妇女干部孔佩芝以及抗日群众八十余人。其中有的被杀害,有的叛变投敌,大部分被刑讯后保出。如党员徐茂芝被捕后,冯德志便指使“剿共”班班员乔修典把徐捆上,坐老虎凳,灌凉水等,我区干部李守均、党员李守岱被捕后,冯亲自提审,严刑拷打,使其自首后又吸收为情报员,令其逢集到日伪警察所汇报八路军的活动情况。

 

一九四二年九月日本宪兵兖州分队队长清水来泗活动期间,冯德志使出浑身解数,为其摇旗呐喊,带领“剿共”班先后在柘沟、中册、高峪等地进行反共宣传,鼓吹“中日亲善”,强迫群众进行“归顺”登记。

 

由于冯德志卖国求荣,积极配合日本宪兵队疯狂地对我抗日阵线进行破坏活动,致使我曲泗县委、县大队损失严重,泗北地区一时处于白色恐怖之下。为了保存实力,坚持斗争,根据上级指示,曲泗县委、县大队于一九四二年十月全部转移到泗南和邹北一带。

 

全国解放后,冯德志自知罪恶严重,便更名换姓长期隐藏他乡。一九五七年肃反运动开始后,昌潍地区建筑公司对冯的出身历史产生怀疑,将其列为重点审查对象。开始,冯谎称系昌邑县书院街人,后又编造说是曲阜县城关镇人,自幼在济南舜井街跟其父学木工,经发函查证,两处皆无此人。昌潍肃反办公室见其狡诈多变,便报请公安局将其拘留审查,冯始交待真实姓名和地址。一九五九年五月转来我县,一九六○年三月十一日经泗水县人民法院判处死刑,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转报最高人民法院复核。最高人民法院于一九六○年四月二十六日核准并下达了执行命令,文曰:“最高人民法经核准,判处冯德志死刑,望依法执行是报。如遇有停止执行的情况,应暂停执行,并速报本院核对。”命令下达后,因该案涉及多起同案犯,由公安机关抓紧审讯,挤净有关日本特务的材料,延至五月二十九日执行。执行前,我和黄振江同志提审了冯德志,问他刑前还有什么要交待的问题,冯又一口否定策反张文山的问题,妄图负隅顽抗,作垂死挣扎。对此我们及时向院长宋怀彬同志作了汇报,经政法党组研究认为,冯策反抓捕张文山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足以认定,应按最高院命令执行。遂于当天十时在泗城召开宣判大会,将这个罪大恶极,血债累累的卖国汉奸依法枪决。

 

 

 


当前在线:[162] 主办:中共泗水县委 泗水县人民政府 版权所有
承办:泗水县人民政府办公室 维护:济宁正德科技有限责任公司
邮件地址:zfbxxke@163.com   鲁ICP备14037866号-1
建议使用1024×768以上分辨率 flashplayer8.0以上版本播放器
鲁ICP备05024185号